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首页 > 媒体报道 > 正文
站内搜索:


危师让:科技报国的排头兵



2019年1月14日《陕西日报》第9版

    本报记者 霍强 文/图

   学人小传
   危师让,1940年3月出生,江西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1966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动力机械系,工程热力学硕士。同年起进入西安热工研究院有限公司(原西安热工研究所),历任研究室副主任、主任,热工院副总工程师。
   危师让长期从事大型汽轮机、燃气轮机和常规联合循环、IGCC等发电技术的研究及工程应用工作,在清洁高效发电技术、整体煤气化联合循环发电流程设计和优化方面作出了突出贡献。危师让还致力于电力标准化工作,担任热力发电领域多个主要学术期刊的主编,努力推进青年科技人才培养工作,对中国电力工业的技术进步产生了重要影响。

  美国波特兰,2018年度顾毓琇电机工程奖颁奖典礼隆重举行。中国华能集团西安热工研究院有限公司原副总工程师,78岁的危师让教授获得该项殊荣。
  顾毓琇电机工程奖由中国电机工程学会与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联合设立,旨在表彰在电机工程、电力系统及相关领域有突出贡献的专业人士,自2010年设立以来,该奖项每年评选1次,每次仅表彰1名专家,是国际电机工程领域个人最高荣誉。
  “在五十多年的工作中,危师让同志在汽轮机、燃气轮机、联合循环、IGCC等发电技术研究和工程应用领域,取得了很多关键性突破,曾获得两项全国科学大会奖和10项省部级科技奖,这些科研成果大多为首创并填补多项国内技术空白,对我国电力工业的科技进步产生了重要影响。”1月3日,西安热工院党委书记、董事长刘伟告诉记者。

  两次“西迁” 一生报国

  1957年,17岁的危师让作为交通大学西迁后招收的第一届本科生,从江西老家来到西安,在交大动力机械系涡轮专业学习,是“交大西迁”这一历史事件的亲历者。
  1966年5月,危师让在西安交大读完研究生后,被分配去北京电力科学研究院报到,他立即收拾行李北上。到北京后,人事处的同志告诉危师让,他被安排到电科院系统的热工研究所,而热工研究所支援三线建设,刚刚从北京搬迁到西安。
  每当讲起这段往事,危师让总是笑称,他求学时交大“西迁”,工作时热工所“西迁”,西安是他的“福地”。
  危师让的第二次“西迁”之路,一走就是52年。西安,是他电力科技“报国梦”开始的地方,也是他圆梦的地方。
  参加工作后不久,正赶上单位在四川建设联合循环试验电站,“当时派驻的大多数是锅炉专业的人员,因为我是搞联合循环技术的,符合项目建设需要,在老同志的帮助下,我第一次独立开展工作。”危师让说,他主要负责燃气轮机改造,并参加联合循环变工况计算等工作。
  20世纪60年代计算机很少,当时的西安热工研究所都没有使用计算机的条件,危师让开始努力自学计算机的基础知识。经过一段时间的艰苦学习和摸索,危师让终于找到了一种适合计算机使用的迭代算法,他将燃气轮机、锅炉、汽轮机进行综合计算,解决了模型求解过程中构件之间的耦合问题,攻克了复杂的变工况计算难题。最终,联合循环试验电站项目获得了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
  改革开放以后,危师让考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做访问学者。他学到了新的科学技术成果,开阔了思路和视野。“祖国的强大需要先进的技术,但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更是讨不来的。”危师让如是说。
  学成后,危师让带着先进的科研理念,毅然返回报效祖国。针对国内火电机组汽轮机由于进水、进冷蒸汽造成弯轴、动静碰磨等事故,危师让积极开展汽轮机防进水研究。作为主要技术负责人,他汲取国外先进技术经验,并结合国内机组特点,提出了主体设计思路。在此基础上,他参加制定了国内第一部《火力发电厂汽轮机防进水和冷蒸汽的导则》,该导则一直沿用至今,对国内新机组建设和老机组改造发挥了巨大作用。

  埋头苦干 矢志创新

  20世纪70年代末,危师让来到上海主持“胶球清洗装置”研发推广项目,重点解决火电机组冷凝器清洗设备循环不畅和效率低下的技术难题,提高机组效率。
  为了掌握第一手资料和准确数据,在试验间隔停机期间,危师让甚至钻到冷凝器内部,观察水的具体流向、胶球的具体走向,查看杂物沉积的部位和清洗效果,探查杂物是否会影响胶球走向,力求把每一个细节都做到完美。
  功夫不负有心人。危师让在胶球泵设计和实验的基础上,通过分析设施和流程图,设计出了整套的胶球清洗装置,并在吴泾热电厂进行了大量现场试验,最终取得了成功。
  胶球清洗装置成为危师让在行业内的“成名之作”,也是西安热工院探索产业化的成功试点。胶球清洗装置在全国范围内累计推广超过800台(套),每年合计节约标准煤约180万吨,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1994年,危师让主持承担了国家“八五”科技攻关项目——“整体煤气化联合循环(IGCC)发电示范项目技术可行性研究”。与传统煤电技术相比,IGCC是将煤气化技术和燃气及蒸汽联合循环相结合的先进动力系统,具有发电效率高、污染物排放低等优势,是当时国际上能够工业化的、最具发展前景的清洁高效煤电技术。
  随后,危师让又承担起了国家“九五”科技攻关项目“IGCC关键技术研究”的重任。他带领团队对IGCC进行了大量基础性、前沿性的研究探索,完成了17卷技术研究报告,基本涵盖了IGCC技术的主要技术领域。
  “这一项目的成功实施将我国IGCC技术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为建设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IGCC电站奠定了技术基础。”刘伟说。
  两代接力赛,一生技术情。IGCC技术,从最初技术路线的探索、设计选型到我国首座IGCC示范电站——华能天津IGCC示范电站建成,经过了华能集团两代人近二十年的付出。而危师让是第一代研发团队的带头人、开拓者和技术路线的奠基者。

  为人师表 甘为人梯

  “强起来靠创新,创新靠人才。”危师让对于发展必须要走创新驱动道路的思想十分坚定,他非常重视知识传播和青年科技人才的培养。
  在西安热工院,危师让最早提出了要培养自己的博士群体,多次向院里建议并推荐青年技术人员去西安交大攻读博士学位。他担任西安交大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多年,培育了一大批青年技术人才,现在他们都已成为所在单位的学术带头人和技术骨干。
  “我和危总是‘忘年交’,从1999年参加工作至今,危总一直是我在热工院的老师。2000年危总退休后,还受邀一直担任技术顾问。在近20年的时间里,我能够跟随危总学习,是无比幸运的事情。”危师让的学生、西安热工院燃气轮机技术部主任肖俊峰说。
  肖俊峰告诉记者,危师让一直践行热工院的“传帮带”传统,秉持“退休不退岗”的理念,为青年们答疑解惑,把自己毕生所学都传授给他们,让他们在技术上少走弯路,多留出精力和时间去开拓创新。
  2012年底,西安热工院成立燃气轮机技术部,72岁的危师让担任技术顾问。尽管年事已高,但他从未有过任何懈怠,审核过的每一篇论文、专利申请书、课题申请书等,从逻辑层次到文字组织,再到技术细节,每一处都精雕细琢。
  经过危师让审核的论文发表率提高了,专利申请和项目申报的通过率也高了。于是,危师让成了青年技术人员眼里的“香饽饽”,院里的年轻人一个个都抢着请他审核材料,并开玩笑地说:“危总是‘点石成金’的高手。”
  正是这种长期的言传身教,有效促进了热工院年轻员工综合素质的提高。从2013年起,热工院连续4年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青年基金项目的支持。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年近八旬的危师让,依然在践行着他电力科技报国的理想。


时间: 2019-01-29 16:03:49 作者: 点击次数: 621
来源: 宣传教育与统战处转载
版权所有:陕西省科学技术厅 运行维护:陕西省科技资源统筹中心、陕西省科技信息网络中心
技术支持:029-81292886 81292887 联系地址:西安市高新区丈八五路10号 网站地图
陕ICP备05002100号-1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0587号 网站标识码6100000022